当前位置: 首页>学生风采>学生美文>正文
城中景
作者:刘婷婷    发布日期: 2010年11月15日 16:05    查看次数: 【26】次
摘要:
城中景
    08历汉本 刘婷婷
雨后的天空如同着墨的泉涌动着无限无涯的素淡清澈,此刻,没有六月狠毒阳光焦灼着牵魂索命的渴望,安静的人群来来往往。城市如同一个被凝望的野蛮“金刚”,在云遮暮烟的雨幕后,缱绻着平静。缺乏乡村泛着原始气息的土地和厚重朴实的脚掌,城市在油纸伞下晶莹粉落,眼眸清澈,找寻某一城一世的景。
相对于乡村,城市以其快速的节奏制造着现代版的传奇,漫天的焰火宣讲着繁荣,立体的灯海争夺着气势。城市似一位怀揣一堆词语以任意方式组合自身的诗人,不断敲诈者自己丰盈与空虚相伴而行的情感仓库,向社会缴纳着没有原始积累的畅销品。
于是,城市像是麻袋中渴求自由的鸟儿,彻夜的灯火,无尽的失眠,尽情地回想着背叛。
一度坚信,现代都市中有着乡村根茎的人与海子对城市的背叛之间的共鸣绝不是偶然。他们在骨子里深深地浸染着土地的颜色,对天空、对自然和土地那种敏锐的感觉在历史巨变的催发下,由空荡变得细腻敏感起来。当他们的精神世界在都市电子版的喧哗中找不到栖息地的时候,人们对于海子的感觉便会变成一种腾跃于世俗人生和现实世界之上的一种终极认同。然而凡世毕竟只有一个海子,当今社会的我们,死亡和写作早已密谋着分道扬镳各自前进了很久,我们对乡村的情感也若隐若现的幻化成为城市边缘不断缩小的麦田和乡村大量涌现的乡村游。
不知道这种现象应该称之为文化交流着繁荣还是文化混杂着乱伦。只是明白了,一个深居城市但不安于城市的诗人,在高楼林立中看到遥远负伤的麦子,乡村铜色的皮肤浸染着肤浅的美白露和防晒霜,自然的后花园里充斥着现实版的媚俗,诗人眼中的敦煌不再是千年以前起火的森林。于是,生与死,便默默地被理解了。
似乎城市与乡村在混杂中相融共生,城市文化与乡村自然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冲突,我们的忧伤也变得庸人自扰了。
而乡村永远是一个童年天堂梦幻的制造者。深深浅浅的沟河池塘、山坡上随风摇曳的狗尾巴草和野菊花、村头歪脖子大柳树下晒太阳的老人、货郎爷爷扁担箩筐里面永远掏不尽的新奇玩意儿,永远都是那么的让我们魂牵梦萦。乡村以其温婉的臂膀温润着我们迷失的梦,厚实肥沃的土壤上,梦想和童年如同潮湿的麦秸垛下生出的丝丝幼茎,在灰暗的城市生活里,给我们思想的灼热。
乡村与城市,永远存在着孩童与成人,理想与现实的的丝丝联系,我们总在长大,长大的我们开始不安分于脚下的土地,渴望更加充实的阳光和空间,而通过层层叠叠有机玻璃折射放大出的彩色阳光便适应了我们生存的需要,城市似一位健壮的青年,无限喷薄着活力,追逐着时尚。
只是,成人也梦想有一个成人版的童话世界。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城市在用万能的纸币制造着都会成人版的传奇。城市昼与夜的繁华似十里洋场的上海,折腾着都市人无尽的生命力和此消彼长永不衰减的热情。繁华似戏剧里杀不死的九头鸟,一代代角色隐退,一代代角色登台,喧哗了寂寞,仍然悲欢离合,依旧媚俗。
是城市在背叛我们还是我们在回避城市?眼中的一切都似妖娆盛开的花朵用尽香气渲染一重不变的媚俗。别人的天空、流水、飞鸟,无端刺痛我们的神经,城市又多了一盏夜灯,掺杂着辉煌失眠的灯火。
心需要澄澈,找一个淋漓尽致的雨天,听任城市依旧小心的喧哗着。游走于城市的大街小巷,浸染着城中淡淡的景。
雨中的城市犹如一位迟暮的美人,楚楚如一株疏于照顾的百合,还明似晦,若柔妩媚,默默散发着暗香。恰如时光走廊那头昔日繁华后,滑落在柚木地板上那束别在衣襟上的白兰花,等待一只呵护的手将它小心的拾起。
文化的痕迹便隐隐的出现在这安静的雨幕里。青石板路上静静流淌着的脚印化为青如黛色的思念;轻飘飘的香气如同李清照深切凝望的衣袖;斑驳的墙壁上遗落了谁的墨色,又浓淡了谁的惆怅;深巷胡同口的那棵槐树,悠远了几世的慈祥和温暖。此时的城市有如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静静的等候一位位跑累了的灵魂做短暂的歇息梳理。
原来城市并没有背叛,城市文化依旧在某一个时刻悄无声息得给与我们以慰藉。岁月变迁斑驳了铜墙铁壁,但城市犹如一幅泼墨轻彩的画,淡淡的在我们的心中晕染着神奇。城市的淡雅素真就这样轻飘入心,和着自然麦田腥热的成熟气息。
城市的童话版世界并不是不存在,只是城市凝重的思维如同吊唁的沉重,不允许自己有一点制造童话传奇的机会。淡淡的城中之景会在偶然间闯入城市车水马龙的思绪,搅乱一池萍碎的涟漪,这便是文化,轻盈,细腻,温润。只有在你背叛城市的匆忙和自己的媚俗的雨天一个静谧的角落,才会让你有如此痛快淋漓的咀嚼这城市之中灵魂之外的另一种文化。心中没了惊恐脸上淡了顾盼,文化便氤氲在城市光洁的墙壁上,成为长大的景。
城中景,便深深的慰藉在我们安静和自在的成长里,淡了年华,老了容颜,却留下了神奇。
   

上一条:又是这样的黄昏 下一条:与毕业有关的日子

关闭

 热点关注
 热门推荐